最近妖尾一直線!
努力補動畫中!

腦洞他們到你的生活中

#戀與製作人
F4與你
※文筆不好請見諒
※交往設定有
※作者才過到第六章(卡關了QAQ)所以人物個性不是很熟可能會有ooc
※我要許墨的新年限定!!這是一篇自我滿足也鑽人品的文
※不太喜歡有女主的名字出現所以不會有名字
「你」就是看文的全部的太太們
※應該就這些

【把他們腦洞到你的生活中】
你與他們見面的時間非常固定,早上許墨會掐剛好的時間,在你出門的那一刻遇到他,對你問暖的同時,三不五時還會用保溫杯裝滿他自己泡的熱茶讓你帶走。喝了幾次發覺他還會隨著季節的不同準備不一樣的品種的茶,冬天是紅茶,夏天則是麥茶(當然全部都是熱的,也因此改掉了你喝冰的習慣)偶爾也有咖啡不過通常只出現在你前一晚很累(?)、放完假的後一天會出現。

他們知道平日之中只有…上班前、中午休息、下班後才見的到/聯絡的到你人,所以在上班前總是會收到他們的問早,偶爾周棋洛不忙的時候還會打電話給你,幫助你開車不昏睡。
到了中午休息時間,白起有時候會「碰巧」路過你公司,帶你去遠一點的地方吃營養一點的午餐,因為他知道你公司附近除了便利商店以外就沒有其他可以選擇的餘地了。

下班時許墨會「剛好」跟你同一時間下班,順便蹭一下你的車,作為回禮他到你家做飯給你吃,偶爾會請你幫忙打下手。通常許墨獨佔你的時間也僅僅是到晚餐結束而已。
不速之客(對許墨來說)在你們收拾好餐桌準備一起窩在沙發上休息時來到,門外是全副武裝的周棋洛,手裡拿著你心念很久的遊戲片。

李澤言在你午休後就聯絡不到你人,很乾脆的下班後直接來到你家,手上拎著中午說想吃的布丁,結果開門的是原本應該在隔壁的許墨,李澤言皺著眉頭走入客廳,印入眼簾的是……周棋洛坐在你的腳邊,後背有一點點靠在你的小腿上,手裡拿著SWITCH的手柄與你合作無間破關斬將中。右手邊是靠著你的肩正在閉目養神的白起,桌上還堆滿了鄰市的半手禮,左邊則是剛剛開門的許墨,手裡擺弄著手機邊在你耳邊低語告知他查到的攻略。
李澤言瞬間覺得自己很多餘……遊戲告了一段落,周棋洛很不甘願的親了你一下才乖乖的被經紀人CALL回去。
玩了快兩個小時的你抬頭轉了轉僵硬的脖子,剛好與李澤言對到眼,而且對方甚至已經連澡都洗好換好居家服一副準備要在你這裡過夜的打算,對此你尷尬的對他笑了笑,許墨像是看出了你想表達的意思,很好心的幫你做了一回翻譯。
你與他們約定好的規矩,想要留宿可以,但請遵守每個禮拜想留宿的條件,這個禮拜的規定是最早到的兩人可以有留宿的權利,周棋洛因為被CALL回去所以自動棄權了第二名的機會,讓給了第三個到的白起。無奈的你只能讓李澤言睡你的房間,自己去另一個有KING SIZE的房間陪其餘兩人,看著臉色不佳的李澤言你好笑的湊到人前抱緊他,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並表示明天想坐他的車上班,李澤言愣了一會沒猜到你突然來了個意外舉動,隨及好好的把握時機拉住了你加深這個吻,完畢後明顯心情變的很愉悅乖乖的回到你的房間睡覺去,自己則是要去安撫看到了這一幕的權利者們。
一天就這樣在四個男人的陪伴下結束啦~

《該死的許墨早就知道條件是什麼還很好心的讓我先去洗澡》
《加班的這幾天都看到老闆的修羅臉、現在換工作來的及嗎》
《總是約不到白起哥下班後喝一杯,求解》
《手機費要爆了!想去南極排一個月的外景嗎?》
《我們的研究項目已經一個禮拜沒進展了QAQ》

【國洙/小段子】

#國洙#
以下都是用line的格式對話(大概吧

腰不好的老虎 →鐘國
作死的長頸鹿 →光洙
不良的ACE→智孝
魷魚一般的人類→Gary
某種綠色昆蟲→在石
超EASY哥→池錫辰
聰明的食肉怪物→HAHA

『情人節』
RM聊天室
週一Gary :情人節快樂!
某種綠色昆蟲:為了應景所以特意換名字的嗎?另類的秀恩愛啊………
週一Gary:哈哈、智孝好不容易才答應我的!
週一智孝:呀!姜Gary、不是說要低調嗎!
週一Gary:機會太難得我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讓全宇宙知道!
情場老手:現在是要比賽嗎?
某種綠色昆蟲:你都直接改了還問什麼啊!
愛老婆愛Dream:什麼?現在在幹嘛?
某種綠色昆蟲:又來一個裝死的、呀!名字都改完才出聲的!
愛老婆愛Dream:沒有啊才沒有、只是應景應景
腰不好的老虎:我要把剛剛的對話截下來給嫂子看哈哈哈
愛老婆愛Dream:嫂子?
某種綠色昆蟲:這個是光洙吧
腰不好的老虎:哥、你怎麼馬上就猜到了
週一智孝:猜不到才有鬼了好嗎
情場老手:光洙啊…我不想明天見不到你,別偷用鐘國的手機了
作死的長頸鹿:呀!不是叫你要低調!
腰不好的老虎:哥、對不起…忍不住啊…
週一Gary:人家是取得同意的,錫辰哥
某種綠色昆蟲:鐘國,你就這麼放心給光洙用?你就不怕被惡搞?
腰不好的老虎:哥!為什麼要說的我很沒有信用啊
愛老婆愛Dream:你明天就不要加入我們的背叛組
腰不好的老虎:那都是節目效果啊效果!
作死的長頸鹿:這麼說好像也對、等會還我吧
腰不好的老虎:哥!!!你明明就講好過12點以前都要讓我用的!!
某種綠色昆蟲:為什麼要12點前?
腰不好的老虎:因為哥不讓我改名字!
情場老手:改什麼名字?
愛老婆愛Dream:別問!!!!
某種綠色昆蟲:別問!!!
週一Gary:別
週一智孝:來不及了
腰不好的老虎:愛長頸鹿的老虎
某種綠色昆蟲:墨鏡墨鏡
週一Gary:【傳送了墨鏡貼圖】
週一智孝:【傳送了眼罩貼圖】
愛老婆愛Dream:【傳送了眼瞎掉貼圖】
作死的長頸鹿:你知道改了哥會被多少人截圖嘲笑一輩子嗎
腰不好的老虎:哥…………………………
腰不好的老虎:【傳送淚眼汪汪的貼圖】
作死的長頸鹿:光洙啊…你改了明天就不用錄影了
腰不好的老虎:不!!!我已經在床上待一整天了!!!

在石深深的覺得即使截了圖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到最後只會返過來傷到自己的眼睛而已
週一Gary:不過……他們明明就在同一個地方為何還要………
週一智孝:不要問了oppa
某種綠色昆蟲:Gary啊…別問了
HAHA看著仿佛被閃光彈炸過的聊天室,不禁覺得自己還是不夠瞭解金鐘國這個人,什麼時候我哥變成這種曬恩愛不要錢的人了?!八成是被那個1米9的罪魁禍首傳染的,還是讓我哥離他遠一點好了。

國洙/小段子

國洙/小段子
※捏造有
※OOC有吧
※稱呼什麼的我已經想放棄了(#

我是世燦
今天拍攝我的設定是要當搶奪鐘國哥對光洙的愛的弟弟
其實在看到劇本的當下
我就知道
我死定了今天
雖然光洙表情有在微笑
但是笑意卻沒有到達眼底
鐘國哥甚至沒有笑容只是皺著眉頭翻著劇本
跟著PD討價還價的刪了很多我對鐘國哥討抱的鏡頭
其他人卻只是在起哄
在石哥居然還說「你都專寵光洙一個人太久了、讓別人也看看你的好啊」
原本一整集都要跟在鐘國哥旁邊的
只要我一靠近某個190高個子的破壞死光就會射過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紳士的光洙這麼冷淡對我
中途光洙都嫉妒到直接坐鐘國哥大腿玩起親親還對我動手腳了QQ
190從上往下壓的氣勢、表情真的不像是在開玩笑
後來休息時間兩人一同消失
準備要開拍的時候
兩人卻還沒有回來
現場卻沒有人要去呼喚他們
錫辰哥默默的走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讓我去休息室找他們
我看向其他人除了跟我一同進來的昭旻是一臉茫然
其他人都是高深莫測的表情
摸了摸鼻子
大哥都發話了就只能去了
稍微問了工作人員
只有最裡面的休息室是請勿打擾
應該就是在這間吧
深吸一口氣抬起手要敲門剛好傳出兩人的對話聲
先聲明我真的不是要偷聽的
只是剛好不想打斷所以只好在門口繼續等著
「哥………」
「我知道我們家光洙委屈了……今天錄完就結束了,好嗎?」
「當你痛風的時候我們兩個明明就住在一起……是我照顧哥的……我們還一起來這裡當你的拐杖………」
「我知道啊……這些都是節目效果…不要太認真…恩?你不是一向最會區分的?」
「哥…………………我委屈……」
「知道了知道了、要怎麼做我們家光洙才不會難過?」
「哥借我咬一下…」
「絲…………痛……呀!光洙啊、你準備回去下不了床了嗎?」
聽到這裡的時候我已經拔腿狂奔了
一路跑回錄製現場
其他元老級的則是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甚至有人開了賭局賭兩人什麼時候會出來
一臉茫然的昭旻則是跑來問人呢?
一邊喘著氣一邊擺了擺手
我壓根就沒有敲門哪會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出來…我只知道再不跑
下集就不會有我的放送量了
後來等兩人回來氣氛好了很多
後來我偷偷的觀察了一下鐘國哥的頸部
非常的乾淨………
等等………所以有可能是咬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嗎…………?!
今天我學到了一件事
絕對不要去搶別人的寵愛
大哥叫你做什麼不要傻傻的去
真的不要
感覺今天我回去會做噩夢……

【国洙/小段子】

#国洙#
最近萌上了國洙這個CP…被各種粉紅閃的很快樂………有點不太懂稱位還有不足的地方請包含
以下都是用line聊天室格式打的

腰不好的老虎 →鐘國
作死的長頸鹿 →光洙
不良的ACE→智孝
魷魚一般的人類→Gary
某種綠色昆蟲→在石
超EASY哥→池錫辰
聰明的食肉怪物→HAHA

『秀恩愛』

RM聊天室
超EASY哥:【傳送了一張圖片】
某種綠色昆蟲:這個哥又來了、我們已經知道你跟嫂子很恩愛了
魷魚一般的人類:智孝啊、我們也來丟照片吧
不良的ACE:姜Gary啊、你準備當無週情侶了嗎
魷魚一般的人類:對不起
聰明的食肉怪物:【傳送了一張圖片】
哈哈、我也不能輸哥

過了一陣子…………

某種綠色昆蟲:呀、後面兩個感覺更閃啊

高恩跟HAHA在鏡頭前,HAHA準備親高恩臉頰被推開的畫面,不遠處一個高個子努力親著壯碩的男子雖然看似被對方推開,兩人的雙手卻摟的死緊,彼此都笑的很開心。

某種綠色昆蟲:真是夠了,節目也這樣私底下還這樣,我們究竟要戴墨鏡到什麼時候
魷魚一般的人類:智孝啊,我們真的不能丟嗎
不良的ACE:你覺得會贏嗎
魷魚一般的人類:不會
某種綠色昆蟲:不會
超EASY哥:不會
聰明的食肉怪物:不會
某種綠色昆蟲:呀、已讀都5了、不要只是看看,光洙啊

「哥、我們有這麼閃嗎?」剛洗完澡就馬上衝出浴室抓起手機,滑著聊天室並沒有參與話題的長頸鹿趴在床上問道
「光洙、頭髮擦乾再滑,頭皮一定要先擦乾…」比起回答問題更重視對方身體的老虎,嘴上邊碎唸邊幫人動作著
「知道了~哥」
「知道了還不起來?恩?還想再回到浴室?」看著嘴上隨便應付自己的人,手上的動作也大了幾分,一手甚至從後背開始慢慢往下摸。
「不!!!!哥、我起來了、我起來了!!」想起剛剛差點走不出浴室的情況,準備一個機靈馬上爬起來,卻撐不起來身子。
「光洙啊……晚了、今天準備跟哥洗第二次的澡吧。」說完馬上堵上對方的唇,把多餘想求饒的話變成破碎的聲音。

夜半
終於聯絡好PD的在石準備要上床休息的同時,手機亮了起來,原本是不打算理會的,看見群組發送訊息的人居然是從不熬夜的鐘國,好奇之餘點開了RM群組
「難得夜半還看見他傳圖片,明天錄影要來嘲笑一番…………呀……不秀恩愛會死嗎金鐘國!」又被閃一次躺在床上的蚱蜢第二次很認真的思考是否要退出群組。

「哥………明天要一組……」明明眼皮都要闔上了卻還是堅持要講完這句話,摟了摟鐘國的脖子蹭了蹭對方厚實的胸肌,確定人還在身邊,才睡著。
「快睡吧…光洙……我們會一組的…」看著人在自己懷裡安心睡著的樣子,某種滿足感充斥著全身,就想一直看著對方不想閉眼。
剛好自己的手機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想把對方現在的樣子拍下來,好好的保存一輩子,瞄到群組的未讀點進去,訊息不多很快就刷完了,惡作劇的心態燃起,一手抱著睡的正熟的光洙另一手則拿起手機自拍,兩個人靠的很近。

【一個睡的安心一個親在對方的額頭上】

一件只要250……我愛泰國!!!!

【福金/段子】

※文渣

※只是個段子

『微笑』

「福富、你都不怎麼笑呢…」金城翻著手上的相簿,每張合照身旁人的笑容總是很僵硬,有時還會嚇到路人。

「……那這樣呢?」聽聞停下保養車的動作轉過身,緩慢的扯出一個笑容,等人回應自己。

「你還是不要笑好了。」放下手中的相冊拍了拍對方的肩,勉強不來的東西還是不要強求吧。

看見對方深受打擊幾乎都要出現黑色背景的摸樣,覺得有些好笑,其實自己早已看過戀人最棒的微笑。

那是在兩人共枕後的第一個早晨,自己因為痠痛比平常還要蘇醒,朦朧中看見的是對方淡淡的微笑,弧度不大但很好看。

雖然只有出現那一瞬間,卻深刻的印在心上。

「你維持這樣就好了。」

【聖誕/福金/人物ooc/短打(?)/遲到很久的聖誕賀文XD】

※架空設定,四人都是大學生

※荒北&金城跟福&新都互相不認識

※文筆爛

※接受的再往下拉

「歡迎光臨。」聽見熟系的音樂聲說出制式的歡迎詞也反射性抬頭,看見來人是常客,金城也放下清洗到一半的關東煮機走向櫃臺結帳。

「蘋果汁、蘋果、跟這本雜誌嗎?總共是……」熟練的操作著收營機,裝好袋子遞給對方。

接下來一如往常,剛結完帳的蘋果會送回到自己手裡,一開始拒絕過,卻被對方一臉超失望的表情打回票。

也問過為什麼是蘋果只得到「蘋果很強!」這種莫名其妙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回答。

之後持續了半個月金城也收了半個月份的蘋果,這天福富壽一整個人散發出自信的光彩,看著背包裡的錢包、筆記本、以及手上的手機,確認無誤的走進便利商店,一如往常的選了平常買的那幾樣商品走向收營機,站在櫃臺裡的卻不是以往的熟系面孔,受到極大打擊的福富先後退了幾步,最後只是落寞的結完帳,走出店門。

持續了五天福富都沒看見金城的身影,僅存的最後點希望也被身旁看不下去前去詢問的新開熄滅。

「他只是來幫忙代班的,真不湊巧呢……」虧自己都幫他想了最佳的搭訕方法,偏偏在這時候派不上用場。

「新開…回去了…」帶著幾乎是死心的表情走出店門。

「等等啊壽一、包裹該怎麼辦?」

只見對方自顧自的走完全隔絕了其他聲音。

「只能自己去拿了……」新開嘆口氣,再次走向櫃臺。

「歡迎光…又是你、這次又想幹嘛?」自己就快要交班忙著點收現金,面前的客人沒有買東西卻再三的來糾纏,口氣不善問道。

「我想領包裹…」

「大名?」荒北按著收營機的面板,甚至還看到奇怪的名字。

「我想認識你。」一臉正經的新開吐出與他臉完全相反的話語。

「蛤?那個包裹是你的?」得到對方的首肯後荒北不顧在當事人面前大笑「那個網路流傳的方法你還真的試了…你是白痴吧絕對是吧!」

『明明就不是我的包裹………』

自從知道金城只是代班後福富變不再去那間便利商店,整個人消沉了一陣子,連在打工的場所也是頻頻犯錯。

當他下定決心要在聖誕節當天重回那間便利商店向其他店員詢問金城的去向時,手機卻響了起來。

「壽一抱歉啊、今天人手嚴重不足,可以來支援一下嗎?」背景的吵雜聲幾乎都要蓋過人聲,由此可知現場有多混亂。

「馬上到。」簡潔的回答,穿戴整齊後,騎上公路車出門。

為了因應聖誕節,星巴克特意推出買一送一的活動,而新開那張招牌臉讓原本就很擁擠的店況變得更嚴重,在福富加入後忙碌的情況改善了許多,直到快打烊後只剩最後一位客人的咖啡還沒送出。

「壽一那杯你去送吧、我來做清洗的動作。」

「喔…」快速的幫咖啡套上隔熱紙套,再看向留下的人名「Mr. I want to know you.」看著奇怪的署名,那半個月的記憶又像潮水一樣向自己撲來,緩慢的抬頭一看…金城真護微笑的臉出現在眼前。

「Me too.」

——————————————————————

天啊打好久XDD聖誕都不知道過多久了XD

還好還是趕在1月之前打完了(抹臉

我想認識你這梗是從廣播聽來的www當時腦海裡就出現了這配對、超適合的啊XD

其實原本還有新荒的但是塞不太下去所以就放棄了(###